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福州路华鑫海欣大厦
电话:133-8618-8007
上海侦探社

当前位置:上海侦探 > 上海侦探社 > 上海出轨调查 >

识别“陷阱取证”在知识产权诉讼中的效力上海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1-01-29

一、在我国司法界中了解“陷阱取证”有效性的过程

“ trap 取证”是有争议的,因为其取证方法是合法和非法之间的灰色区域。关于取证方法的非法性,法律没有特别规定。 1995年3月6日,最高法院的“ Fa-Fu(1995)No.2”答复)裁定,“未经另一方同意而记录谈话内容属于非法行为。非法。不能用作证据”。这是在我国文字中排除非法证据的第一条规则。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视听录像设备已经普及,个人言行的记录变得简单和普遍,社会也需要依靠技术设备来提高管理水平。从法律手段中排除这种技术手段显然不符合社会发展的现实。最高人民法院于2002年4月1日实施的《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8条规定:“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或违反法律禁止所得的证据,不得用于“这将重新确定民事证据的合法性。未经许可的秘密不被禁止录制。这取决于取证行为是否侵犯了他人的合法权益。同时,第六十九条规定,不能单独使用可疑的视听材料作为确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在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的法律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第8条于2002年10月15日生效,规定:或委托他人订购和进行现场交易通过其他方式购买侵权副本获得的实物,发票等可以用作证据。公证人应如实取得证据,取证在诉讼过程中签发的公证书应作为证据,但相反的证据除外。”由于版权侵权取证的困难,公证取证已成为公证人。选择大多数权利人,如果公证人在公证过程中显示身份,则侵权人就不可能继续侵权,也很难获得证据;司法解释允许公证人在公证时对侵权嫌疑人的身份进行公证。 ,解决了这种情况下公证取证的有效性问题。

在知识产权审判的实践中,涉及“陷阱取证”的案件也经常引起关注。 1994年,微软起诉北京高立计算机有限公司侵犯计算机软件版权。微软首先在公证人的见证下向被告购买了涉嫌侵权的计算机软件,然后申请法院证据保全。北京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支持原告的主张。在2000年,美国Adobe公司诉上海念花公司案也获得法院的支持,依据是购买计算机预装软件的公证证据。但是在某些情况下,由于程序上的原因,权利人的请求也无法得到支持。微软公司诉Yadu Technology Group案被驳回识别“陷阱取证”在知识产权诉讼中的效力上海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因为被告的主体资格不正确。微软和其他四家美国公司起诉某家国内公司的案件也归因于以下事实:提供的证据表明该标的是非法的,不能得到法院的支持。退出。

北京大学创始人,北京高书公司等软件著作权侵权案件起伏不定。经过五年的胜利和失败,最高法院终于解决了该判决。在这种情况下,原告的雇员以自己的名义从被告那里购买了激光照排机,被告将人员送往指定地点安装设备并安装了侵权软件。从2001年7月20日到8月23日安装完成,已发出收据,历时一个多月。公证处见证了双方之间多次接触的过程。后来,原告提起了侵权赔偿诉讼。一审法院认为,“ trap 取证”方法不受法律禁止,被告未提供经过公证的内容的相反证据,应予以承认。 2001年12月的裁决:被告停止侵权,道歉,并赔偿了60万元的损失以及取证的费用,诉讼费用等(取证的购买费用相互退还)。被告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公证是合法有效的民事证据,并确认其记录内容。但是,在一个月的过程中,公证记录只记录了五个场景,因此购买过程缺乏连续性和完整性。此外,原告购买机器是错误的,取证是真实的。这种取证方法不是唯一的方法,并且违反了公平原则。如果被广泛使用,将会破坏市场秩序。因此,只能确定购买事实,一审法院在确定赔偿额方面存在错误。 2002年7月的判决:被告补偿了一系列盗版软件价格和公证费,证据保全费,财产保全费,原告取证费用(包括购买价,租金,审计费)应由其自己承担。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上海警方通报了“正大公司”非法集资案的进展情况调查。逮捕了41名犯罪嫌疑人,并没收了涉案资产。

下一篇:上海商务调查 正大公司戴志康等人于27日被捕。警方已收回涉案现金约2亿元人民币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福州路华鑫海欣大厦电话:133-8618-8007微信:133-8618-8007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0 版权所有上海侦探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