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188号汤臣商务中心大厦C座7楼
电话:137-8898-0222
侦探服务

当前位置:上海侦探 > 侦探服务 > 侦探找人 >

上海侦探:二良是上午班,午饭没吃就过来了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3-01-09

上海侦探二良是上午班,午饭没吃就过来了,怪只怪二良太贪了,连着做了两次都不罢休,非要把这个把月的饥荒补上,不顾小慧腿软腰软地,坚决来了第三回。二良说这么大这么软的床,压下去都能自己弹回来,比在硬板床上省一半力气呢,再来两回也无妨。小慧骂二良是头驴。但骂归骂,小慧心里也是乐意的。他跟二良结婚不到两年,正贪的时候,哪忍得下个把月不睡?要是依着二良,干脆拿出一个人的工资租个小房子,天天晚上睡一堆。但小慧不舍得,租个房子千把块呢,再说李明凤家那么宽敞,有中央空调,住得那么舒服。憋着就憋着吧,这样才能早点挣下钱早点要孩子。实在憋不住了,俩人才会见缝插针地打个时间差,在李明凤家里小慧房间幽会一下,每次还跟做贼似的,生怕被李明凤撞上。李明凤不上班,每次出去指不定哪会儿就会回来了。

这次完全是二良,一直觊觎李明凤卧室那张大床,眼馋得要命。所以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二良非要在李明凤床上睡一次小慧不可。小慧也是确定李明凤不会回来,最后也就没跟二良死拧。李明凤下午的高铁回杭州娘家,小慧是看着李明凤拿着行李出了门的,按说这会子应该在路上了,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呢?回来也没什么,哪怕在小慧屋里碰着他俩干这事儿也没啥,反正小慧跟二良是领了证的两口子,顶多李明凤骂她没出息,骂她没经过自己允许把男人领回来。可是他们睡在李明凤的床上,这事儿性质就不一样了。这跟偷人家东西被人当场捉住差不多。并且,当时俩人的样子也很丢人很嚣张,小慧光着身子趴在床上,二良则光着身子站在床旁边的地毯上进行最后的冲刺。俩人忘乎所以地发出尖叫,连李明凤站到跟前都没发现。直到小慧在身体晃动时,脑袋也随着晃动,余光就扫到了两条二良之外的腿。
两条穿着灰色毛料裤子的腿。那是李明凤的腿。一点不夸张,小慧当即只觉魂飞魄散,啊地一声,把身体扭过来,连滚带爬滚下床就瘫倒在地地板上了。小慧一系列动作迅速突然,巅峰中的二良完全没反应过来,当他看到李明凤近在咫尺的脸时,还保持着膨胀坚挺的姿态。李明凤啥都看了个一清二楚。于是这个下午,因为因为堵车误了点儿从高铁站转回家来,就意外地在自己床上,看到了自己的小保姆小慧和她男人上演的一副劲爆的三级片但是李明凤,并没有愤怒。她在小慧和二良无地自容到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时开了口,李明凤慢慢地说,小慧,我有点饿了,你看做点啥吃的吧。小慧在蒙了半天后,才如逢大赦地颤抖着连声应着,爬起来往身上套衣服。李明凤走出自己的卧室,并带上门。小慧跟二良飞快穿好衣服低着头走出来,二良都没敢再抬头看李明凤,逃一样地往外走。李明凤在他走到门口时说,来也来了,吃完饭再走吧。二良一下子就被定住了。李明凤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让小慧把冰箱里的大虾和排骨拿出来解冻,让二良帮着小慧打下手。李明凤说一直堵车,饿坏了。
小慧一直涨红着脸,想着李明凤卧室的一片狼藉,羞愧得要命。二良也明显慌乱不安,一把香菜择了半天。直到坐到饭桌上,李明凤才成功安抚了两人的慌张和羞愧。李明凤问二良在那家公司干保安的大致收入,工作时间什么的。也问了两人家里的情况。就那么很随意地聊,还给二良开了两瓶啤酒。然后李明凤说二良你上班的公司也不远,以后家里有什么需要搬搬挪挪的重活,小慧干不了地,也不用找旁人了,我把工钱加在小慧工资里。二良跟小慧拼命点头。二良走的时候,李明凤还让他拿了一兜子水果。二良诚惶诚恐地接了过来,他从来没碰到过那么温和的城里女人。然后小慧洗碗地时候,李明凤现在门边闲闲地说,小慧,以后你想跟二良见面,就让二良来家里好了,让他每个星期来住一晚。小慧慌得差点把碗打了,小慧说姐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您,以后我再不会了。李明凤就笑起来,李明凤说小慧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还是少年夫妻,年纪轻轻的长期分居,不好。我也是女人。说完这句,李明凤幽幽叹了口气。小慧便突然有些替李明凤难过起来,小慧多少也知道
李明凤男人老不回来,不是什么忙,经常出差到处跑,而是外面有人了。小慧听他们在电话里吵过架
上海侦探那个小三,好像是剧院唱戏的,挺年轻。小慧听李明凤在电话里冲男人吼过,离婚,你死了那条心吧。李明凤的女儿在国外上高中,家里也就剩了她一个。她虽然有钱,但过得真心不快乐。小慧就想安慰李明凤两句,一回头,发现李明凤已经不在身后。李明凤去洗澡了。小慧在李明凤洗澡的时候,才赶紧去收拾了李明凤的卧室,换了床单被罩,又把丢到床腿边用过的套套扒拉出来……小慧觉得她真挺对不起李明凤的,在她老家,这样睡人家的床是大忌。因为愧疚,虽然李明凤真诚地说了,小慧也再没让二良来过李明凤家,她没脸那么做。宁肯咬咬牙,花钱去开个钟点房。后来还是李明凤主动提了几次,让小慧喊了二良来吃饭。并且吃完饭后,李明凤就走了,还刻意告诉小慧,晚上在好友家打牌,不回来了。李明凤说不回来就真没回来。
二良说,李明凤真是那种心好的城市女人,是真心成全他俩的。小慧也觉得李明凤心好,之前从她过来给李明凤当保姆,李明凤一次都没苛责过她,哪怕心情不好的时候。小慧净听小姐妹们说雇主的挑剔了。小慧觉得碰上李明凤,是她的运气,便更加用心地做事,连二良有空都过来帮小慧,把李明凤家收拾得窗明几净。而李明凤则又一次让他俩感动了,不光给小慧涨了工资,还给二良换了份工作。让二良去她好友的公司当了一名后勤人员,负责公司杂务,不光不用上夜班,工资也比以前多了一倍
上海侦探。小慧跟二良商量,怎么也得请李明凤吃顿饭表示一下感激之情,李明凤简直是他俩的恩人。李明凤倒是吃了那顿饭,吃得也很简单。李明凤让小慧别那么客气,她娘家在杭州,这里也没啥亲人,跟小慧一个家里处着,觉得亲罢了。何况……李明凤苦笑说,虽然我没离婚,也跟离了没啥差别。小慧跟二良都没吭声,李明凤的男人已经很长时间不回来住了。李明凤那张宽大柔软的床上,只有她一个。小慧跟二良说,要对李明凤更好些。李明凤爱吃鱼肉馅儿水饺,小慧就专门学了,一点不怕麻烦,花半天时间给李明凤做。

但小慧对李明凤的感恩却没能继续太久,不久,连续几天的反胃后,在李明凤的提醒下,小慧去医院做了个检查,结果得知自己怀孕了。并且,已经两个月了。小慧也不是粗心,她是压根没往这里想,她跟二良说好了,反正俩人都年轻,挣几年前再要孩子、所以他们每次在一块,二良都戴套套。小慧都懒得记自己大姨妈的日子了,没想到竟然出了意外。小慧有些不知所措,打电话跟二良一说,二良也有些不知所措。还是李明凤给他们拿了主意,让小慧回家养胎生孩子,毕竟俩月了,又是头胎,做了对身体不好不说,也特别可惜。趁着年轻把孩子生了。李明凤说,过两年想回来,再回来接着干。李明凤这么一说,小慧就动心了。本来她也有些舍不得做掉,都俩月了,是她和二良的孩子。就这么,小慧有些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李明凤和二良,回了老家。走的时候,李明凤当着二良的面给了小慧两万块钱,说是提前送的贺礼。小慧死活不要,二良也帮着小慧撕扯。最后李明凤生气了,李明凤说钱不是给你们的,是给孩子的。再说……李明凤顿了一下,以后家里有事还得二良来帮忙呢,就当是工钱吧。
二良当即一拍胸脯,有啥活儿姐只管喊我就是了。
上海侦探二良你没事儿勤往姐这里跑着点儿。最后,李明凤还是坚决地把钱塞到了她送给小慧的一个名牌包包里。小慧往外走,眼泪都快下来了。

 

返回列表

上一篇:上海市私家侦探『晚上睡觉的时候,弟弟问我』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188号汤臣商务中心大厦C座7楼电话:137-8898-0222微信:137-8898-0222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4 版权上海飞讯侦探 所有本站所有内容由企业自行提供,信息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合法性由企业负责。本站对此 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也不承担您因此而发生或交易所导致的任何损害。上海侦探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