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产品分类

product class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188号汤臣商务中心大厦C座7楼
电话:151-2112-0007
调查资讯

当前位置:上海侦探 > 调查资讯 >

上海侦探找人律师商务调查-遇见•大律师丨国际

文章来源:admin 更新时间:2022-06-09

律师商务调查-遇见•大律师丨国际商务律师陶景洲:盛名上海侦探找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李玉民北京报道

从安徽小县城到踏入北大校园,从留学法国到成为国际顶尖商务律师,在别人眼里,陶景洲的每一步都是辉煌的。但陶景洲自己却淡淡的说,“上大学是误会,学法律是误会,做律师是误会。”1977年恢复高考后,陶景洲作为第一批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大学生之一,成为“黄埔一期”的一员,孕育了众多人才。 1982年初,即将大学毕业的陶景洲没有选择服从国家机关和部委的分配,而是参加了公派出国研究生预科考试,赴法国学习比较法。 .

从一个语言不通的留学生到第一个获得法国律师资格的中国人,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下,陶景洲于1991年选择回国。回国后,他在Gott Brothers律师北京办事处事务所代理了大量反倾销案件,赢得了“中国反倾销第一人”的美誉。此后,凭借精通法语、英语和了解中国市场的优势,帮助了麦当劳、可口可乐、微软、LG、宝洁、家乐福、欧莱雅等多家大型跨国公司大型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以及进行收购和兼并。被媒体称为“跨国企业背后的驱动力”。

近日,陶景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现在我不再做律师业务,只是担任仲裁员,独立审理相关仲裁案件。”近年来,他转型为“自由职业者”“国际独立仲裁员”。

作为一名国际商务律师,西装领带专业的陶景洲形象也有不少硬文案,他说,“很多人认为律师就是打官司,在事实上,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律师,但我可能没有上过几次法庭。我整天写合同,提供商务建议。”谈及自己为何能坚持如此高强度的工作,陶景洲说:“我一直是个‘难以休息’的人,当做自己喜欢的工作,不会觉得累。”

“每个人似乎每天都很累。站在凯旋门广场上,面对12条大道,选择不同的道路,你每天所做的选择都在无形中塑造着你未来的人生道路。只要你选择积极向上,不管你成功与否,都不是那么重要。”

几次“误会”成就的精彩人生

《21世纪》:你之前在采访中说过,“上北大是误会,留学是误会,做律师是误会,也是误会。”有什么故事?

陶景洲:有故事。因为当时要去下乡,听说要恢复高考了,就不想考了,因为觉得农村的生活还不错,而且比较多悠闲。是我妈妈强迫我不要说你要参加考试的。我说:“好吧,我们去考试吧。既然是考试,那一定是考试。”

当时我说如果我想参加考试,我的第一选择是申请北大。第二志愿是安徽大学,第三志愿是安徽师范大学。然后妈妈把我的选择改为:安徽大学的第一选择,安徽师范大学的第二选择,北京大学的第三选择。顺序被调整了。在我填写表格并向省报告之前,我的母亲进行了这项更改。我们县教育局的人告诉我:“你妈妈改变了你的志愿计划。”我说:“不,我不能改变,这是我的愿望,不是她的。”所以我改回来了。

至于北京大学,我应该选择哲学系。因为当年最火的专业是“文史哲”,但接到通知后发现是政法系,所以这是个小误会。当时,法律部是中国的绝密专业。全国只有三所高校,还要经过政治审查。

留学也是偶然的。我们大学毕业那年,国家刚决定派研究生出国攻读研究生,然后就有了第一批公办研究生出国留学。我报考的时候,妈妈坚决反对,说毕业可以回安徽。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我的父母希望留在他们身边。那个时候大家都想出国,我也想出国看看外面的世界。

(陶景洲曾经说过:“如果你的坚持是正确的,你的父母会支持你,因为他们爱你。”)

测试通过后,我们那个专业有3个名额,国家决定2个去美国,1个去法国。因为美国是英美法系,法国是民法系,希望一个人能学民法,但是我们三个人都不愿意去法国,因为我们都是学英语的大学。最后他们说“陶景洲是最小的”,把我送到了法国,所以去法国也是个误会。这是我当时特别不愿意做的事情。

我本来是去法国学行政法的,回来后应该在国家部委或者人社部工作。

返回列表

上一篇:调查重婚结婚证-自行调查重婚犯罪而遭受的物质

下一篇:上海市侦探公司【最伤人的性关系】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188号汤臣商务中心大厦C座7楼电话:151-2112-0007微信:151-2112-0007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24 上海君宇侦探公司版权所有上海侦探事务所